这是一段从公司注册到公司转让的完整经历,很多事情得经历之后,才会有经验,经过这一波折腾,我的心得是,如果非必要,不要注册公司,因为会被套住,真的很麻烦。

起因

我从2009年就开始混互联网,一直做网站这块。一路磕磕绊绊,干的久了难免会有需要支付的场景。最初是个人身份接的支付宝支付,直到16年初,支付宝停止个人支付接口,需要用企业资质。

最初接口被停掉的时候,想了很多辙,比如说挂机免签的支付、挂二维码直接转账再人工确认的手段都上过,但总觉得不正规或者很麻烦,还是想直接用支付宝的接口靠谱。

当时我在网上做课程,维护了一个学员群,群里有位朋友知道我的情况之后,说可以把一个公司借给我用一段时间,于是我又用那位朋友的企业身份接了支付宝支付。

到17年初的时候,那位朋友通知我说,那个企业账号他要收回,让我自己注册一个公司,于是我就开始了解注册公司的一些事情。

公司注册

2017年6月23号,我在快法务平台[3] 3周年的时候,在上面下了一个注册公司的订单。当然,这也是对比了好多平台之后,找到一个记账公司[2]相对优惠的套餐。

套餐费用:2699元,服务包括:注册公司、场地、银行开户、一年代记账等,基本就是个全套服务。公司注册地在:上海-崇明县。

之后就是通过微信联系记账公司[2],确定公司名称(上海栀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)、经营范围等,中途要无数次签字,邮寄材料。这些都确定之后,需要本人去银行开户和工商约谈,我是2017年8月21日到上海处理的这两件事情。

我去上海的时候就拿到了营业执照,但是一直到2017年10月30号,才收到银行的银盾这些东西,东西齐了之后,注册公司才算完事了。

代理记账

公司注册完之后,其实也就在支付宝做了个企业认证,开通了一个支付接口。之后偶尔需要记账公司[2]开几张发票,累计开了大概2万多吧。

然后代记账,2018年6月份又续了一年的代理记账费用,续费也是2699元。中途还有什么一些费控系统服务的费用也得自己交(很奇怪,不应该是记账公司交吗),560块钱。建行的短信通知费用,一年240元。

公司转让

2019年7月份,公司注册两年了,除了支付宝的接口,平常也没有其他什么用处,需要开发票的也比较少。

所以就想着把公司给注销了(还不能不管,不注销对法人有影响),但是网上一查注销还得花钱,而且很贵,大概6000左右吧。

网上都说注销不如转让,不花钱还能挣点转让费。所以找了一个公司转让的平台挂了上去,没多久就有人联系说想要,价格大概是3000左右。

于是我联系了记账公司,表示想把公司转让出去。记账公司很诧异,对接人问买方是谁,靠不靠谱等等一堆问题。我说我只是转让公司,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。后来记账公司[2]的人有点不耐烦,说真要转让出去,买方得去她们那边约谈,还说转出需要1000块钱的手续费。

我和买方平台的客服如实转达,平台表示从没听说过记账公司有约谈权利,而且公司是我的,凭什么要给记账公司[2]转让的手续费。

没多久,记账公司[2]的老板打电话过来说,约谈是因为公司是在他手上注册的,如果买方有什么违法行为,他们会有连带责任,所以要见见买方。如果真要转出,他可以帮我转,价钱也是3000块钱。我一合计,他这边能搞定倒省事了,就同意了。

之后就是把所有材料回寄给他,中途两次签字确认。

本来预计2020年初就能搞定,结果碰到了新冠肺炎疫情,生生给拖到了2020年4月份。2020年4月底,我寄出了最后一个股权转让协议的签字材料。

2020年6月1号,我查公司的工商信息,发现已经变更。于是我找记账公司[2],问流程是否结束,还有转让费用的事。他说已经结束,费用帮我催一下。

2020年6月5日,我收到记账公司[2]转过来的2000块钱。我看数目不对,就追问当初协商的是3000,为啥收到的是2000。

记账公司回复说,银行欠了1700多的年费,注销也得补交。好吧,最后一次签字材料寄出后,就丧失了主动权。只能这样了,总比自己花钱注销的强。

复盘心得

1、注册公司正常流程应该挺快的,我没怎么催,所以记账公司[2]也比较墨迹,4个月才搞定。

2、注册公司,得找一个像快法务[3]这种平台,中途有什么不爽还可以投诉,有人管。

3、从记账公司阻止公司转出的行为来看,如果条件允许,注册公司和代记账公司得分开,注册完后换个平台找代记账公司,能省后面的麻烦事。

4、公司转让,最后一次股权转让签字材料寄出之前,一定先要到钱再寄出,免得和我一样流程走完了,就丧失了主动权,只能记账公司克扣完,剩下的给多少算多少了。

5、如果非必要,不要注册公司,因为会被套住,真的很麻烦。

附录

[1] 公司名称:上海栀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
[2] 记账公司:上海卓鸿企业登记代理有限公司(曹小祥)

[3] 快法务:http://www.kuaifawu.com 

本文为 陈华 原创,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chenhua.cn/blog/post/76